Love the life and never mi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看了霍启明的那篇文章

关于世界各地的人 口 贩 卖

已经不想用可怕这个词

总觉得 还是不够


我也跟大多数人一样

看完消化完

继续做自己的事

有时候真的很怕这种感觉

去逃避自己不敢面对的东西

张 纯 如的死让我其实不敢去靠近南 京 大 屠 杀

我怕

也大概只有在这种时候

处境的优越带不来优越感

而是庆幸

还有羞耻感

看到他改了签名仍然会心情波动

我还是在我的世界里

渴望去改变

有时候宁愿自己就这样下去

很多时候都知道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一件会快乐的事

又想去知道

是在追求一种意义感满足感

说出意义这两个字的时候觉得 可笑

深夜最适矫情

可是谁又能知道不是最真实情感的流露

所想的 一觉醒来都会灰飞烟散吧

有时候也很好不是吗

你纵然不能去留住很多美好很多动力

可你也不会空留太多难过或其他负面情绪

不过我知道

快乐难长久

痛苦却可能会一直拖延着不走

有时候睡觉不能解决什么

也或许

连觉都睡不了

最该的做的是去做想做的

我不是个好人

不是一个很好的人

也不是一个优秀的人

我只是我

但也是我


这歌有人声的版本也很好听

李夏怡

突然爱起


我觉得我可能也是那种不太适合和人长久打交道的人

人之间的交流

复杂

原因 形式 结果 等等

所以追求价值感的一部分原因是不是也在于减少和人的交流

也可能 不过只是彼此彼此的关系

|  
评论
©GO!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