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the life and never mi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
想和琳宝过一辈子

冲动的时候 难过的时候
想着琳宝的所有不好
认为那是不可改变的
同时自我否定
想要分开
希望各给对方自由
不能接受矛盾的存在
但其实矛盾并不致命
有时大家都想赢
或者说 希望对方能多退让一点 能多为自己想一点
害怕自己的退让 换来的是对方的得寸进尺
那时候一开始不会考虑这些
只想全心全力去付出
后来发现对方有对自己不满的地方
开始丢失了一些安全感
其实很怕失去他
但是希望事情让自己感觉可控
变得希望自己更强势一点
但有时变成了扭捏 和原本最讨厌的冷处理
到最后还是爆发 去伤害对方
感到很惶恐 在最近又说出这样的话之后
那时清晰地在考虑是不是不适合是不是该分开
其实是很怕对方先把自己抛弃的
感受不到爱意
自身又沉浸在自己的失意里
也有点胡乱把坏情绪归因到感情里了
体力上的时候想要自己可以做好 不用依赖琳宝
但是心里的很多东西 却又好像希望他来为我负责
也许自己想逃避自己的问题
就想推开这一切
逃避我要带着那么多不完美去跟琳宝走下去的未来
似乎更希望自己偷偷带着这些不完美 自己面对
希望美好的回忆都留下来 及时停止 就不会有各自厌恶的可能
不要再轻易许诺我不会怎样 我会努力怎样
也许不说出来不抱期望去观察会更好
因为明白自己需要很多时间 才不轻易承诺改变 才不会让对方陷入等待和失望
害怕别人说我不自信
害怕别人给我打我会给自己打的标签
想要躲开
更不能接受这些话是最亲近的人说出来的
所以想跑
想自己待着
希望可以有时间自己成长
可却是在躲避现实 又伤害别人
决定了不分手还要把有过的想法说出来的我
真是自私透顶

|  
评论
©GO!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