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the life and never mi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人间四季》里说,“其实你一早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选择只是确定了自己的感觉。对生活较真,苦乐都会加倍,但是值得。”


已经在一起223天

日子突然一晃就过去了

从自己认真思考过分手,进行控诉以后

被否定的次数变少了

琳也不再只关注自己的算法

自己对于一些矛盾  也变得宽容许多

似乎一下子明白了 没有完美的恋情

眼前的这些矛盾 也真的不算什么

而且很多时候 这些矛盾并不致命

细节是重要的

我如何去看待这份感情 如何去期待它的未来 也是关键的

不管未来是多久 早晚要告诉爸妈我在谈这份感情...

还是逃脱不了自我怀疑
剩下的日子要为自己的冲动负责
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坚定
不想再伤害泽琳
我其实很爱很爱
是啊 矛盾可以说
你可以说的
话也请谨慎地讲

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
想和琳宝过一辈子

冲动的时候 难过的时候
想着琳宝的所有不好
认为那是不可改变的
同时自我否定
想要分开
希望各给对方自由
不能接受矛盾的存在
但其实矛盾并不致命
有时大家都想赢
或者说 希望对方能多退让一点 能多为自己想一点
害怕自己的退让 换来的是对方的得寸进尺
那时候一开始不会考虑这些
只想全心全力去付出
后来发现对方有对自己不满的地方
开始丢失了一些安全感
其实很怕失去他
但是希望事情让自己感觉可控
变得希望自己更强势一点
但有时变成了扭捏 和原本最讨厌的冷处理
到最后还是爆发 去伤害对方
感到很惶恐 在最近又说出这样的话之后
那时清晰地在考虑是不是不适合是不是该分开
其实是很怕对方先把自己抛弃的
感受不到爱意...

似乎过了这么久

问题还是类似的 重复的

我一直矛盾着

想要放弃却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的

时常感到不稳定

在和你一起之后

也许感情本来就是一种让人变脆弱的东西

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什么情绪都能好好隐藏

可是你放心给别人看到了自己

发现别人根本没那么接纳你的时候

心里还是很崩溃 会后悔


觉得你时常指责我

关于我鲁莽 关于我脆弱 关于我拖沓

你说我不小心 玻璃心 不好好考虑未来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好糟糕

脑子里 嗡嗡作响

是我不能接受别人的批评吗

可是有时我觉得真的不是我的错

我差点摔倒 ...

其实我们还是都愿意改变的
只是大家都容易陷进自己的情绪里

感觉自己想不清楚
该不该继续
自己想不想继续

想聊天说话
想说很多东西
但不是你感兴趣的
你觉得沉闷
而我 觉得憋屈
觉得 我听你讲那么多算法 烦恼
你为什么不能听我一点你不感兴趣的东西

关于性的部分
我希望亲热一直亲热 不想性交
但你觉得到了某些时候特别特别想要
以某种方式我去满足你
而我不能去做 或者做了 但不是愿意的心情
你觉得我不够体谅你 没有理解你作为一个男人的需要
我希望我想亲热的时候你也有考虑到我也想被亲被抚摸
但你只会在我湿了的时候问我 是不是想要
有过想要的时候
但要么不敢说
要么觉得有种工具感 瞬间没有了任何欲望
每当这种心情涌起来的时候 会忘了你所有的好
怀疑你的用心 怀疑我们的感情
是我不够信任吗
我知道你确...

感觉自己很不了解自己需要什么
隐约中似乎知道
但又不是特别清晰

对身处其中的感情
感到不再喜爱和期待
是我不够爱对方吗
还是因为什么呢
这样的自己
不断地去给对方制造难题
又反过来怪对方没有好好满足自己
想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说 什么都不听
是为了逃避吗

希望自己会更了解自己
更能接受自己
不习惯表达
习惯 却也害怕 感受不被重视 从小到大
可是另一方面 身边的人又觉得我得到了很多的爱
有很多别人羡慕的东西
认为我不应该要求更多
认为我不知足
可是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样让我更不敢去说自己想要什么
被琳琳鼓励做自己感到幸运
可是有时一些观点一些看法被否定的时候
又会开始怀疑 真的自己是不是能够被接受
真的自己 究竟是什么样的
一直哭一直哭 每天每天哭
奇怪的情绪
明明已经花了那么多时间去相信自己
慢慢找到自己喜欢的状态
关注这个部分是逃避懒惰的借口吗
沉溺在这样的情绪里
如果继续相信自己的话还是会越来越好的吧
我不是一个立志做大事的人
但也许确实每个人内心都曾有过被世界瞩目的期盼
平静接受自己...

没有哪两个人能够完全地互相理解
我希望你愿意听我说的想法
我也希望自己一直试着去理解你的想法
不断地去判断 说好与坏
我不喜欢
我也应该学会不对你做

有些事情换位思考一下 似乎也是能理解
我把事情拖沓得严重 要琳琳帮我善后
害琳琳要熬夜要早起要啃面包去准备小测
托我帮个小忙
还是觉得我不靠谱
无奈也只能交给我

就像 噔如果作业没写完
我可以不管
如果现在是个跟我有关的任务
拖到最后才让我弄
我自然还是会帮忙
两个人一起尴尬的境地还是很可怕的
那么我要找噔帮小忙的话
也是会顾虑吧
她会不会上心
她会不会觉得这不重要
她会不会忘了什么
但我也只是担心任务不能完成
并不是想指责她做过的任何事
但她能感觉到不信任吧
而我也确实是没信任不是吗
对人的信任和对能力的信任
有时确实是很难吧
我又苛求些什么呢

并且解释和保证也并没有什么用
琳琳也没有说过再这样就怎样
累大概是最深的感受吧
还是包容了我...

©GO!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